历史名人的另一面

历史名人的另一面

我们用“貌比潘安,才如宋玉”来形容一个非常优秀的男子。潘安,即西晋文学家潘岳,字安仁。他生的玉树临风,明眸善睐,帅气潇洒,风流倜傥,他的名字成为了美男子的代名词。但他在品质德行上却差的一塌糊涂。他为人轻躁,趋炎附势,阿谀奉承,还参与了叛乱,最终被叛军头子司马伦和帮凶孙秀杀死。

民族英雄、抗倭名将戚继光几百年来一直深受我们中华儿女的景仰和爱戴,他就像自己在诗中所写的那样“一年三百六十日,都是持戈马上行”,为保家卫国、抵御外侮建立了卓越功勋。但当年为了博得首辅张居正的欢心,他将数名外族美女作为礼物送给这位以性能力强著称的首辅大人,虽然此举可能是为了让戚家军在抗倭前线不受掣肘,但毕竟也不是什么光彩的行为。

汉文帝刘恒,与其子汉景帝刘启共同开创大汉朝的“文景之治”,他勤俭节约、无为而治、爱民如子、德高勋重。但其也有冷血的一面。当年,其同父异母的弟弟淮南王刘长谋反,戴枷流放蜀地,连气带病死在路上。为显示自己的兄弟情深,为掩饰自己逼死胞弟的事实,他下令处死了沿途各县县令,可怜这些无辜的县令稀里糊涂地成了皇帝的替罪羔羊。

《梦溪笔谈》的作者沈括,人格反复。当苏东坡因乌台诗案身陷囹圄后,作为朋友的沈括非但没有帮忙,反而落井下石,从苏东坡的诗词和日常言论中无中生有地栽赃陷害。而当苏东坡沉冤昭雪官复原职之后,已经闲赋在家的沈括却厚着脸皮到苏东坡府上去打秋风,原来文化大革命中的种种行为是可以往上追溯的呀。

南北宋之交的杰出女词人李清照,毫无疑问是我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才女,她在诗、词、散文、金石等方面都有很深的造诣,令八尺男儿甘拜下风、自愧不如。殊不知,我们的易安居士在另一方面也绝对是巾帼不让须眉,那就是,好赌。在《打马图经序》中,她声情并茂地写道“予性喜博,凡所谓博者皆耽之昼夜,每忘寝食。但平生随多寡未尝不进者何,精而已。自南渡来流离迁徙,尽散博具,故罕为之,然实未尝忘于胸中也”。

标签:, , ,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